讨债的公司说大多讨债公司成“黑社会” 讨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6-10 07:28
“欠债不还”现象多发,“讨债公司”悄然滋生。但是,一些不法分子承受讨债拜托后,竟采取要挟、恫吓、暴力、非法限制别人人身自在等违法手腕,停止所谓的“讨债”。
 
  2013年2月6日,从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理解到,乌市首个非法“讨债公司”涉黑团伙被打掉,18名立功嫌疑人因涉嫌组织、指导、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,非法拘禁罪及非法限制别人人身自在行为等先后被批捕。
 
  不速之客威胁还债
 
  2011年12月的某天中午,李某和同事在乌市幸福花园小区某饭馆吃饭,一群壮汉忽然闯进来,称替某租赁站向李某要账。他们将李某强拖出门,停止辱骂和恫吓。李某试图逃窜,却被他们抓回并拖入雪地,往其衣服里灌冰水,之后又将他带至乌市南湖北路某宾馆,限制其人身自在达48小时。
 
  2012年9月中旬,乌市市民陈某为李某做担保借钱。谁知不久后,李某躲债不见踪迹,陈某成了“替罪羊”,被周某、张某、赵某等人以收账的名义非法拘禁在乌市某宾馆长达6日。期间,周某等人还不时对陈某停止殴打、辱骂、恫吓,陈双不堪折磨,企图自杀得逞。
 
  2012年9月24日17时,周某被罗某、张某等人以洽谈工作为由约至乌市某地,遭到罗某等人殴打,并被带入某宾馆限制人身自在。罗某称,他是乌市某租赁站的员工,特地担任“要账”,直至次日20时,周某被迫还清欠款后才得以脱身。
 
  讨债“技巧”五花八门
 
  据理解,租赁站是指建筑行业中特地向别人租赁建筑资料及器材的公司,由于买卖额较大,承租人通常会分期或延期支付租赁费用。为及时要回欠款,不少租赁站选择雇佣 “暂时合同工”担任讨债。上述案件中所谓的“收账人”均来自同一家公司,在喽罗周星斗的率领下,受雇于乌市多家租赁站,特地从事非法讨债活动。
 
  2009年底,刑释人员周某与妻子张某在乌市成立了一家公司,特地为租赁站提供讨债“暂时合同工”。夫妻二人纠集了5名刑释人员及11名社会闲散人员,并将他们分为1个钓人组(担任调查债务人信息并将其约至某地见面)、4个收账组(依照钓人组提供的信息向债务人讨债),各自分工停止讨债。租赁站将收回款项的30%作为提成返还给周星斗,再由公司与员工依照6:4比例停止分红。
 
  为控制手下成员,周某制定了严厉的公司章程和组织纪律。比方,制止组织成员相互探听债务人信息,制止组织成员互相间透露收账金额,制止相互透露组织成员的收入;在外收账时要随时向周某、张某汇报状况,不能擅作主张采取暴力手腕;新参加组织成员必需由周某亲身审核,如新参加成员和警察有关系,制止参加该组织。
 
  周某还常对组织成员传授“软暴力”手腕。经他“出招”,该组织的女性成员常常举着写有债务人姓名的牌子,向债务人脸上吐口水,撕扯债务人衣服、头发,假造“婚外情”,对债务人停止咒骂凌辱等;而男性成员则在攻击债务人时,特地打其腹部,用周星斗的话来说——“这样不容易验出伤”。
 
  为上百家租赁站非法讨债
 
  自2012年11月起,乌市警方先后接到多名受害人报警,经过搜集大量证据,终于将以周某夫妇为首的非法讨债涉黑团伙抓获。
 
  截至案发,该团伙为乌市百余家租赁站非法讨债,聚敛大量钱财,根本垄断了乌市这一行业的讨债业务。自2009年底至今,该团伙共对8名被害人施行了非法拘禁,最短时间为26小时,最长达12天,给被害人的身心形成极大摧残。
 
  据办案人员引见,目前社会上存在的讨债公司间隔黑社会组织只要一步之遥,具有稳定的立功组织、明白的组织指导者,且呈现主干成员根本固定、分工较为明白、讨债手腕非法、非法获利丰厚、在一定行业内社会影响力较大等特性。由于讨债公司自身的运营行为不合法,它和债权人之间的契约也得不到法律维护。一些拜托人不但债务不能收回,还可能由于运用非法手腕讨债冒犯刑律。
 
  检察官提示市民,遇到债务纠葛时,应经过法律途径停止处理,切勿寻求讨债公司帮助。
 
  目前,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。
 
  新闻链接:
 
  早在1993年,国度工商总局就发布了《关于中止办理公、检、法、司所属的机关申办的“讨债公司”注销注册问题的通知》,其中明白请求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立刻中止为公、检、法、司机关申办的“讨债公司”及相似企业注册注销;对曾经注销注册的,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通知其立刻中止“讨债”业务。
 
  1995年和2000年,公安部、国度工商总局两部门又两次结合发文,明令制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创办任何方式的讨债公司。